无障碍系统 关怀版

禁塑替代品“卖不动” 海南如何打好全产业链协同发力“组合拳”

  更新时间:2022-11-18 16:04   来源:新海南客户端、南海网、南国都市报  作者:

为加强环境保护,拒绝“白色污染”,2020121日,《海南经济特区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规定》正式实施,海南全面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、塑料餐饮具等制品,这也是海南正式以立法形式开始实施全域“禁塑”。

禁塑”两年,海南大量超市、农贸市场等纷纷改用可降解塑料制品,一些居民主动参与禁塑并养成反复使用环保袋的习惯。然而,不少市场主体、消费者仍然习惯使用不可降解塑料制品,给环境带来危害,也给海南“禁塑”带来阻力。

即日起,新海南客户端、南海网、南国都市报推出“践行不‘塑’之约 关注海南禁塑”系列报道,从环保意识、市场监管和执法、环保塑制品产业链现状等角度呈现海南禁塑成果与挑战,并请市民、企业、行业专家等提出意见、对策,助力海南“禁塑”更好落实。

刚开始一个月的膜袋产量能到300吨,现在只有100吨不到。”谈及海南开展禁塑近2年来企业的变化,海口诚佳美塑料包装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光安坦言,作为海南发布禁塑名录内的替代品,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销售却是“叫好不叫座”。原料价格高、市场冲击大,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的市场使用体验不佳等因素,是禁塑面临的挑战。

禁塑是培养绿色生活方式,更是一场关乎社会治理、生产生活的改革,并非朝夕之功。如何建立禁塑的长效工作机制,提升禁塑工作实施效果?省禁塑办相关负责人称,海南将协同多部门,打好全产业链协同发力“组合拳”,加强监管和完善产业结构,加大对塑料替代产品研发及使用的鼓励力度。

产量销量下降

多家企业开机率仅过半

我们有9条餐盒纸杯的生产线,今天开了5条。”118日,在诚佳美的生产车间里,以PLA(聚乳酸)为原料的全生物降解塑料碗正在压膜成型。对陈光安而言,近半的生产线空闲已经是一年来的常态。

2020年底刚投产时,我们的产品供不应求,24小时加班生产。”陈光安记得,当时他的手机一刻都不得闲,打进来的电话不是拿货就是订货。2020121日,《海南经济特区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规定》正式实施,海南全面禁止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袋、塑料餐饮具等制品。

变化发生在2021年春节后。“许多订货的客户不再拿货,订单的数量也开始逐渐减少。”陈光安说,到最后仅剩几家大型连锁餐饮店仍继续订购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,客户购买的意愿降低。

同样感受到变化的还有海口大功塑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胡智功。“刚开始都是满负荷生产,今年感觉到明显的下降,生产线开机率仅有50%左右。”胡智功说,公司主要生产全生物降解膜袋类产品,有18套吹膜机,年产量达5300吨,目前订购膜袋的,多是省内的医疗机构和大型商超。

此外,许多生产企业反映,海南“禁塑热”吸引了许多省外塑料企业加入替代品生产“赛道”,甚至部分假冒伪劣、质量较差的产品出现,以低价冲击市场。

为何“卖不动”?

消费者使用体验不佳

据初步统计,海南省每年使用一次性不可降解塑料制品约12万吨左右,其中海南省内产量约6.5万吨。替代品市场远未达到饱和,为何“卖不动”?

在民生市场内,仍有许多摊位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袋。“我们混着用,抓得严就用降解袋,平时就用普通的,降低成本。”一名摊主说,虽然市场组织了集中采购,但仍比普通塑料袋价格高,每个月使用全生物降解塑料袋需要增加数百元的成本。

除了监管不严导致的混用情况,大多数消费者认为,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相比之前的普通塑料袋来说,使用体验并不好。

买了一盒猕猴桃,一个哈密瓜和一串葡萄,袋子就撑不住了。”陈女士从王府井百货的旺佳旺超市购物回到家中,不到300米的路程袋子已经拉长变形。“打包一盒腌粉,1个小时盒子都软了,粉粘住看着没有食欲。”市民黄先生发现,除了餐盒外,一些商家换上纸杯和纸吸管后,时间长了会变软。

刚开始我们接到许多外卖的投诉,出于成本和用户体验考虑,又购入了一批普通塑料碗交替使用。”青年路上一家清补凉店老板称,如果价格合适并且能提高替代品的耐用度,消费者的使用意愿会提高。

袋子不耐用,盒子耐热性差,是目前一次性塑料替代品的痛点。全生物塑料制品不能做到既能降解又坚实耐用吗?

图为农贸市场内使用的可降解塑料袋。

企业解答

降解特性将损失部分物理性能

答案是:可以,但价格要更高,工艺要求更严格。

以塑料袋为例,目前国内生物降解塑料购物袋的执行标准是《GB/T 38082-2019 生物降解塑料购物袋》,规定了生物降解塑料购物袋厚度、宽度和长度的尺寸偏差,对生物降解塑料购物袋允许的最低厚度为0.015毫米,较塑料购物袋(《GB/T 21661-2008 塑料购物袋》)要求的0.025毫米要薄。

胡智功解释道,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的原料是PBAT(聚对苯二甲酸/己二酸/丁二脂),其本身是一种生物降解的材料,但对目前的技术而言,可完全降解的特性必定会损失部分力学性能。“可以通过增加袋子的厚度,把袋子做得结实,比如我们生产的0.04毫米的袋子承重量为12公斤,而医院的影像袋则比较薄,仅有2公斤。”胡智功举例称,制作一批0.02毫米的袋子,一吨原材料除去损耗可以做超过900公斤的塑料袋,如果袋子加厚到0.04毫米,每个袋子的成本要翻倍。

对于纸餐盒来说,纸质的选择、是否淋膜和工艺的选择上,都会导致耐用度的差异。

纸张厚度的选择,是否进行双面淋膜,碗口的卷边的松紧度,都会影响餐盒和杯具的使用体验。”诚佳美车间主任何振乾解释道,PLA的淋膜替代了原本不可降解的塑料淋膜,目前基本可以做到与塑料淋膜硬度一致;而以甘蔗纤维为原料的餐盒由于植物纤维吸水的特性,生产工艺上有需要一次压膜成型,确实会降低一部分的耐用度。

产业链待完善

原料价格较高 仍缺乏原材料上游企业

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比普通塑料制品的价格高,也是替代品的痛点之一。为何价格一直居高不下?

事实上,海南禁塑近2年来,原材料的价格已经下降近30%。陈光安介绍,今年PBAT的价格为每吨1.3万到1.6万,比2020年的1.8万到2万元降低了不少,而PLA的价格在1.21.5万元间波动。“尽管价格降低不少,但仍比传统塑料原料贵出近一倍的差价。”陈光安称,目前能够提供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原材料的厂家和产量均有限,导致可降解塑料制品的价格居高不下。

另外一方面,海南缺乏原材料生产的上游企业,省内生产企业均需要从省外进货。“今年8月疫情期间,我们一度没有原料开展生产。”陈光安说,原材料供应不稳定,甚至需要与多家省外供应商对接,而且省外运费每吨需要近700元的成本。许多替代品生产企业均认为,从需求和供给双向发力,提升产量就能有更多的原材料议价空间,进一步降低价格。

海南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产业链也即将完善。目前,海南省在洋浦形成了全生物降解原材料生产区,在海口和澄迈围绕产业链下游制品,搭建生产研发中心、全生物技术检测平台、加大海水可降解技术的研发,加快形成产业链闭环。

中科启程(一期)年产10万吨PBAT类生物降解树脂项目厂房主体已经完工,预计明年可以投产。”海南省禁塑办工作人员陈曦介绍,该项目填补了海南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上游企业的空白,进一步完善产业链。

打出“组合拳”

抓监管降成本扶持产业

海南禁塑近2年来,全省从最初的6家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企业增长到17家,产品种类从单一的膜袋类产品到改性料、餐具、膜袋等丰富的产品结构,初步构建了省内降解材料产业链。

但禁塑替代品价格较高、使用体验不佳、监管不严、消费者接受度低等问题仍在存在,成为禁塑工作的“堵点”,海南省禁塑办也对此展开调研。针对堵点问题,海南通过以奖代补、集中采购、压实责任、强化监管等措施,形成了正面激励与负面惩戒相结合的综合整治工作体系。

我们将进一步我们法规政策和禁塑名录范围,在重点行业领域持续开展专项行动加强监管力度。”陈曦说,海南也着手降低全生物降解塑料制品的使用成本,安排2300万元奖补资金,并通过集中采购的方式,最大可降低替代品终端价格45-50%,进一步提升省内生产企业的替代品竞争力,提升市场份额。

此外,省商务厅、省邮政管理局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、省工信厅等多部门也针对企业出台的优惠政策和帮扶政策,海南出台《全省禁塑工作突出问题整治方案》,对“堵点”问题进行整治。“通过一套‘组合拳’,不断改善省内生产企业的经营情况,不断提升禁塑工作成效。”陈曦说,下一步,海南还将加大对塑料替代产品研发及使用的鼓励力度,激励禁塑替代品的新技术、新工艺的研发,培养行业紧缺人才,让全产业链良性发展。
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

主办:海口市龙华区人民政府办公室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琼ICP备09001072号-4 琼公网安备:46010602000436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:4601060001

温馨提示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海口市龙华区政府门户网站,进入非政府网站
是否继续?